Menu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成安勇于担当者突欧美日本一道道一区二区被带走调查 广大投资人一致力挺公公司简介司开展“自东方成安现在查到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3/01 Click:

  原标题:东方成安勇于担当者突被带走调查 广大投资人一致力挺公司开展“自救”

  东方成安及其母公司中润国盈(以下简称东方成安)自从去年12月初出现突发事件以来,在经历了最初非常短暂的停摆后很快即恢复了平静,以杨建华总以及处置端两位老总等组成的应急小组临危受命,肩负起了带领公司“自救”的重任,在上海证监局的直接监管指导下,积极配合监管层认可的两大审计机构盘点基金和集团资产,且很快即恢复了原先被迫暂停的不良资产包的处置工作。

  在过去的七个多月时间里,公司领导工作小组所开展的一系列工作卓有成效,深受全国广大投资人信赖和支持。然而本月17日下午笔者获悉杨建华总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的消息却让这起事件的解决蒙上了一层阴影。东方成安过往这七个多月的卓有成效的自救面临功亏一篑,东方成安真的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作为一直见证该起事件的独立第三方理财机构人士,在去年公司出事之初即发文表示公司可以走下去,在今年初也发表了题为《东方成安扬帆起航或将为监管层处理私募基金危机事件提供“范本”》的文章,七个月以来公司的走向基本上也印证了笔者当初的判断。如今在东方成安命悬一线之际,笔者在此也想综合一下各方意见,供相关部门参考。

  东方成安作为以不良资产作为底层资产投资标的的私募基金公司,其底层资产质量如何以及资产处置能力是公司是否可以自行运营下去的关键。在过去的七个多月时间里,综合各方面的可靠消息,其底层资产包的债权达到了110亿元,加之集团名下其它可以进行追索的资产,这些都可以在经过一定的时间段的处置后,很大程度上覆盖我们80亿元左右的待兑付资金。从公司出事以来,资产处置端人员在经过短暂的迷茫后,很快即恢复了资产处置工作,今年3月份以来更是实现了资产包的全面主动处理,综合各方的可靠消息处置端月资产处置回款达到一亿多元。以赵屹官以及王华伟总领衔的两大资产处置端处置得力,不良资产债权处置工作一直在有序平稳推进,这一点也得到了监管层的充分认可与肯定。

  由于不良资产行业的特殊性,其专业化、地域化、个性化特征尤为明显,这样一个特殊的行业只能由现有处置端团队去处理才能最大程度实现更多回款,若公司作为主体被定性为“非吸”乃至更重的罪名,则不良资产处置工作将很有可能会被迫终止,原先的不良资产债权将会面临大幅缩水,调皮自认恐将面临很大的损失。正如前不久杨建华总通过在线接受大连部分投资人代表问询时说过,“我们自己处置资产可以回款到本金50%以上”。我们坚持认为,对于不良资产这样的行业,应坚持市场化的处置手段,“让专业人做专业事”,继续交由原先的资产处置团队去主动处置资产。事实上这七个多月以来资产处置团队一直在两所的监管下进行的,所有回款都由两所去监控,这一点绝不能因为集团原先少数人员违法违规的定性而有所动摇。处置端赵屹、王华伟总在先前的多个场合都坚定的表示过,“他们完全有信心有能力保护好、处置好集团的资产包,东方成安现在查到怎么样了保护好资产包就是保护广大投资人的财富”。

  去年12月初中润国盈原实际控制人韦健以及高管缪宏杰双双“出逃”,广大基金投资人的投资款被置于非常危险的境地。在这期间,韦健几乎一直处于失联状态,对于其行踪一直扑朔迷离。缪宏杰在当初或迫于压力或天真的希望能够回来“主持大局”从而一度回到过上海,然而很快即再次出逃。虽然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以及锦天城律所直接向监管层汇报资产盘点情况,公司领导工作小组成员无从得知任何资产盘点的准确数据。虽然韦健是否转移了基金和集团财产现在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定论,然而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其确实存在多种违法违规行为,及时追究韦健与缪宏杰的法律责任以及追查其资金流向都是没有任何疑问的,相信监管层一定在与公安部门协同配合开展相关侦查工作。

  我们认为在集团两位高管双双出逃的情况下,以杨建华总、处置端赵屹和王华伟总为代表的成员临危受命,以对广大基金投资人利益高度负责的态度,以最初的应急小组直至后来的领导工作小组成员身份肩负起保护投资人利益的重任。事实证明现有的领导工作小组成员这七个多月以来的工作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每个月都有多笔资产处置的回款流入受两所监管的账户,投资者接待工作也一直在正常有序进行,为处理这起危机事件赢得了时间,也得到了广大投资人与业务同仁的充分信任与支持。

  现有的领导工作小组成员始终将投资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他们在争分夺秒进行资产包的处置以及集团其它资产的自我排查及追索,这些工作都取得了重大实质性的进展。如今公安经侦部门刑拘杨建华,令整个集团的各项工作再次全面停止,与投资人利益息息相关的处置端工作不得不被迫停止,处置团队随时面临被迫解散的境地,所有这些都不利于投资人的整体和根本利益。我们认为杨建华总作为东方成安的大区财富端负责人即使在先前牵涉到极个别产品的不尽合规之处,其也不至于直接面临刑拘,更何况其作为领导工作小组组长的这一特殊身份,从出事以来就一直以维护广大投资人利益为己任。相信以杨建华总从公司出事以来勇于担当的行为来看,其一定会敢于直面相关部门对其的审查。

  目前全国绝大多数的投资人以及业务同仁与集团领导工作小组成员实现了空前团结,几个月以来大家纷纷自发奔走于政府多个职能部门,有礼有节的理性表达诉求,希望挽救公司于危难之际,这样的局面对于一家出事的私募机构是不可想象的,在全国恐怕都是不多见的。我们一致认为东方成安的危机事件依靠自身去刮骨疗伤是完全有希望的,这也符合广大投资人的根本利益,而通过公安经侦全面介入这样一种手段无疑将会令事件的解决增加很多的不确定性,也违背了全国广大投资人的共同心声,我们一致恳请监管层手下留情,让东方成安重回先前证监系统监管指导下处理危机的轨道上来。

  自去年12月初东方成安出现突发事件以来,大连先前以金进、沈洪高、顾玉清为代表的极少数人士,以所谓的投委会维权斗士为名违规收集投资人信息,一直在极力蛊惑不明真相的投资人去各地各部门进行所谓的维权,极尽各种造谣之能事,在投资人群里大肆传播谣言信息,造成一部分投资人异常恐慌,以争取所谓的知情权、东方成安现在查到怎么样了监督权、适度的参与权,希望与上海总部分庭抗礼,破坏原本较为稳定的局面。然而从广大大连投资人提供的信息来看,大连投委会的,东方成安现在查到怎么样了实则行抢夺不良资产处置权甚至希望“趁火打劫”之实。不过据大连相关人士消息,大连投委会原先被选举出的主要代表目前已经意识到先前一直被金进等人所利用,如今已经在积极与上海方面以及全国的投资人代表进行沟通,表示将充分支持领导工作小组接下来的工作,共同推动相关部门本着对投资人利益高度负责的态度审慎处理此次事件。

  上个月24日到26日,以沈红高、金进为代表的少数投资人有组织、有策划的来到东方成安办公所在的新华保险大厦,这当中有人带着上海投资人陈丁特地在上海购买的被褥,有人戴着口罩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生怕真实身份被暴露,拒不接受东方成安一直以来所遵循的正常的客户接待沟通程序,甚至推搡殴打辱骂东方成安工作人员,远远超出了正常的合理维权边界。这当中东方成安所在的辖区公安派出所民警,面对这些在普通人看来已经构成寻衅滋事的人员,没有果断采取有力措施清理相关人员,令全国的众多投资人颇为不解。有多位前来新华保险大厦的投资人表示,辖区警方这种不作为的手段很大程度上造成了东方成安秩序的混乱,新华保险大厦的物业以及业主方也据此单方面要求与东方成安解除房屋租赁合同。从7月1号以来,新华保险大厦突然封闭了东方成安的职场,时间长达10天以上,致使东方成安原本正常开展的各项工作被迫停止,处置端各项工作也不得不中断,公司留守员工长达多日只能在大厦外围在高温酷暑和雨天中临时办公,接待全国的广大投资人,这些都一定程度上将东方成安推向了更加危险的境地。

  据悉,前些时间前来新华保险大厦闹事者中有一位叫做陈丁的成员,其也是这起闹事事件的核心组织者,而其背后还有一位叫做陈宇的人士,而陈宇早些时间就出现在了大连金进所建立的投资人微信群里,并有微信截图显示陈宇为这起闹事事件提供了5000元的捐款。有知情人士透露,陈丁与陈宇是兄弟,而陈宇就是上海东方卫视的知名主持人陈蓉的老公。据东方成安相关人介绍,陈丁、陈宇两位确实是东方成安私募基金的投资人,两人的投资金额合计达到了一千余万元。另据媒体公开报道显示,“陈宇曾留学澳洲,公司简介目前在上海从事风险投资行业”,不过我们通过启信宝查询到有多家股东名字为陈宇的投资类公司,对于具体是哪家公司及更多详细资料,我们暂时还无法确认。不过据相关知情人士透露,陈宇陈丁等人今年较早些时候与金进、沈洪高等人即在线上线下频繁互动,出于彼此共同利益的需要很快即“一拍即合”,当然所有这些都有赖于公安部门的调查取证。

  另据媒体公开报道,2016年陈蓉还被卷入了前几年典型的P2P平台快鹿系站台代言的风波。据相关自媒体公开举报显示:陈蓉也是当初快鹿系旗下金鹿财行的形象代言人,并曾经出现在金鹿财行相关旗舰店的开业现场。这篇网文举报信中还指出,陈蓉还是快鹿系旗下核心企业东虹桥融资担保公司的发起人股东,参股金额为500万元,这一点在目前的工商注册资料上依然还可以查询到。这篇在当年12月底发出的举报网文还提出,反对陈蓉作为接下来春晚上海分会场的主持人。有消息显示,上海证监局在6月底前后已经将中润国盈的相关涉案材料移交给上海经侦,陈丁等人利用其较强的关系网在背后或是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上海证监局相关领导对于上海经侦日前将杨建华带走感到非常意外,广大投资人也感到非常不解,在多个东方成安事件的微信群中,投资人纷纷表达支持杨建华出来主持大局以便维护投资人利益。

  过去的七个多月以来,东方成安一直在上海证监局的监督和指导下开展自救工作,通过整合缩减办公场地以及精简非核心关键岗位人员等方式降低运营成本。在降低运营成本的同时,领导工作小组成员成员分工协作、密切配合,在从严处置流程的同时加快处置进度,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资产包的回款账户一直在锦天城与立信两大事务所的监管下,这些工作也得到了证监局相关领导的充分肯定。当然公司在特殊时期也一直与证监会与基金业协会建立了沟通汇报机制,这一点也受到了北京相关方面的充分肯定。公司相关领导一直以来充分配合两所进行基金及集团资产盘点工作。据相关消息显示,前不久两所的资产盘点工作已经暂告一个段落,相关数据已经汇报给监管层,两所对于杨建华被经侦带走协助调查还没有出来也感到比较意外。

  据可靠消息显示,中润国盈集团原先产品总监、财务总监等多位人士被刑事拘留。我们认为上海经侦将这些人员刑拘是无可厚非的,尽早启动对这些人员的追责追赃也符合广大投资人的切身利益。我们认为集团原高管韦健以及缪宏杰是这起突发事件的始作俑者,将这些责任人早日绳之以法也符合国家有关涉众型经济案件的指导精神。国家最高层领导今年初指出,“对涉众型经济案件受损群体,要坚持防范打击犯罪同化解风险、维护稳定统筹起来,做好控赃控人、资产返还、教育疏导等工作。”

  我们认为,东方成安是完全可以通过先前在特殊时期形成的“领导工作小组”的架构进行“自救”,这也已经成为全国近2700多位的投资人的普遍共识,前不久为保住新华保险大厦办公职场全国1700多位投资人的自发签名声援即是一个很好的明证。我们希望政府相关部门本着对全国近2700多位投资人高度负责的态度,本着维护社会稳定的大局,恢复领导工作小组在监管层的监管指导以及两所的监督下开展资产处置工作。我们希望中国证监会以及派出机构上海证监局充分的考虑投资人的诉求,与上海公安经侦部门建立密切的沟通协调机制,各司其职、各有分工,共同监督指导推动东方成安事件的解决。我们相信这样做,一定可以赢得全国广大投资人的衷心拥护与支持,东方成安事件也必将为政府监管层处理此类私募基金的危机事件提供“样本”。

  最后,我们衷心希望全国的广大投资人紧密团结起来,摒弃前嫌、同舟共济,向相关部门理性表达心声,与政府相关部门一道共同推动事情早日解决,共同推动中国私募基金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作者:胡顺中 守得理财创始人、民建扬州证券投资支部副主委、扬州市高邮商会副会长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公司概况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