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深圳公司简介首发问题私募《退出参考》化解东方成东方成安现在查到怎么样了安危局或将“有据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3/01 Click:

  日前,深圳市私募基金协会和深圳市投资基金同业公会发布了《深圳市问题私募投资基金退出操作参考(试行)试行》的通知,规范引导深圳市辖内问题私募投资基金有序退出。该《退出参考》是依据《证券投资基金法》以及《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等法律法规而制定的,虽是深圳地方基金行业自律组织就问题私募退出所出台的参考意见,然而作为全国首份问题私募基金提出指导,因此备受全国的私募基金行业人士以及投资者关注,在业界更是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和共鸣。

  该《退出参考》就问题私募基金的界定、退出流程和参与主体进行了明确,还特别提出引入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等专业中介机构进行清产核资,为基金退出提供专业法律意见和财务审计报告,为最终形成基金退出方案、更大程度维护投资人的利益提供权威依据。《退出参考》还提出建立清退工作组、投资者大会、投监会组成的退出参与机构,并就三者之间的分工协作及相互监督进行了明确。

  深圳相关行业组织在《退出参考(解读稿)》中表示,“作为现有法律法规及行业自律规则的补充,《退出参考(试行)》为私募基金退出过程存在的无序混乱状态,提供有序解决问题的处理程序和参考方案,对深圳市私募基金行业的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解读稿中还指出:《退出参考(试行)》推出的前提:全国人大官网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释义第十条指出,“对证券投资基金业的规制主要有两种手段:一是行政监管;二是行业自律。无论是行政监管,还是行业自律,其共同目标都是确保国家证券投资基金法律法规的实施,维护证券市场秩序,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促进证券投资基金规范发展”。解读稿还指出:《退出参考》“旨在维护私募基金行业秩序,提供有序退出的操作参考,规范无序混乱状态,切实解决现实困境,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促进私募基金行业健康发展。”

  《解读稿》还特别指出,“部分涉嫌违法的私募基金一旦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因司法程序固定,自立案查处到法院判决返还资金时间漫长,客观上存在资产大幅贬损、无人管理等现实困境,最终导致投资者利益受损。”业内人士认为,该《退出参考》对于“引导问题私募基金有序退出、维护参与主体合法权益、提高清偿比率、减少资产贬损、逐步化解纠纷,非常有必要”。

  对于清产核资以及基金退出,《退出参考》指出清算组要对五方面的情况进行核查,包括投资者名单、基金规模、基金产品备案情况;资金流向及使用情况;基金资产、收益情况;用于退出的其他资产情况;私募基金管理人的注资情况;值得注意的是,如私募基金管理人的实际控制人、私募基金管理人或其他参与主体资源以自有资产向投资者给与补偿,可将其在清产核资范围外列示。东方成安现在查到怎么样了《退出参考》还指出,“请退组应结合私募基金投资标的的具体情况,有序推进资产变现方案的实施,提高资产处置效率,最大程度维护投资者的权益。”

  对此,《券商中国》记者在援引展博投资总裁冯婷婷的观点表示,“由协会等行业组织发动力量共同拟定问题私募投资基金退出操作参考,是非常好的行业做法,为广大投资者正常维权、有效维权建立了一个行业标准化机制,有利于加快问题私募投资基金的清理和风险化解”。冯婷婷进而指出,“加快清理问题私募基金,不仅有利于保护投资者的资金回收及安全,对于整个私募基金行业的良性发展都很有好处”。

  深圳一直以来与北京、上海同为国内私募基金业的主要集聚区,笔者觉得这则充分响应了地区行业主要会员机构、投资人诉求的《退出参考》,在全国其它地区问题私募基金退出中都具有极大的参考价值和借鉴意义。深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最前沿的阵地,作为刚刚被国家最高层所赋予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其行业自律组织起草的这则《退出参考》实为深圳金融创新和金融监管的一项创举,理应得到广大私募基金从业者以及私募基金监管部门的充分关注和响应。上海作为全国的金融中心,理应当仁不让结合地方金融自身的实际情况对其加以修改完善并更快的推进金融监管创新。

  再具体结合到上海的“东方成安”个案,笔者觉得非常符合“问题私募基金”的特征,即“投资者与私募基金管理人及其他相关主体就私募基金退出安排无法达成一致意见”,这里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及其他相关主体实际上包括基金托管方、基金监管方等,因为这两个相关主体事实上与东方成安这一问题私募基金的退出以及如何退出息息相关,大量的资金目前在私募基金相关托管行银行账户上让银行“躺赚”即充分的说明了这点,上海证监局在东方成安出事之初出于“维稳”考虑对于未备案私募基金的投资款返还问题一直没有“松口”,事实上他们也是其他相关主体。

  东方成安作为在中国私募基金业协会登记备案的一家以专注于不良资产领域的民营私募机构,其管理的基金存续规模在80亿元左右,自去年12月初出现实际控制人韦健及高管缪宏杰双双出走的突发事件以来,东风成安及母公司中润国盈集团留守中高层人员很快即成立了应急工作小组直至后来改组为“领导工作小组”,在第一时间主动向证监部门及公安部门进行了报备,并聘请了证监部门认可的锦天城与立信两大事务所进行清产核资工作,不良资产处置端的工作第一时间得以恢复,全国2800位左右的投资人得到妥善的安抚和接待,最大程度控制住了基金财产的进一步损失,为配合证监、经侦部门追赃挽损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在这期间,公司简介领导工作小组还形成了与投资者定期沟通机制,实现了证监局监管指导、两所监督下的信息披露机制。

  为了便于业务比重占据半壁江山的大连地区投资人与上海总部的沟通协调,大连地区还成立了“协调工作小组”。大连的一部分投资人群体出于另外一种方式的“维权”考虑,还成立了“投委会”,以此希望获得知情权、监督权和适度的参与权即“三权”。由于南北方文化的差异以及信息沟通的不尽通畅,加之这当中极个别人被人“利用”,造成了今年6月下旬少数投资人群体前来公司办公大楼闹事的局面,直至很快公司被经侦立案侦查。现在看来,造成先前由较为平静到有所混乱的局面,很大程度上源于公司与投资人的信息沟通不畅,当然监管部门在长达七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对于投资人的信息披露要求一直采取回避态度恐怕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笔者觉得原先由两大资产处置端领导组成、公司中高层领导成员组成“领导工作小组”已经具备了这次《退出参考》所提出的“清退组”的典型特征,实为两大独立、专业、权威审计机构监督下的“清退组”。原先的领导工作小组一直在充分配合两所开展清产核资工作,且主动排查追索基金管理人及集团外流资产。领导工作小组相关成员一直向投资人表示,之所以先前一直没有具体的清产核资数据告知投资人是因为证监部门监管对数据保密性的要求,只能通过差不多每周一次的工作简报向投资人披露有限的数据和消息。

  原先的工作小组主要领导也多次在正式场合向投资人表示,出于充分维护广大投资人利益的考虑,将会尽一切努力用集团外流资产去补偿投资人,笔者觉得东方成安从去年12初出事以来,广大投资人对于领导工作小组所开展的卓有成效的工作的理解和支持,即使在经侦于七月中旬全面介入后都最大程度保持克制和冷静,这些都足以说明目前东方成安良性化解“基金退出”问题仍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公司简介广大投资人对于经侦全面介入后虽有短时间的恐慌和不尽理解,然而南北方投资人对于上海经侦让集团两大资产处置端“网开一面”继续有序处置资产表示充分感激,对于经侦部门帮助投资人追赃挽损表示充分感谢,这一切都让东方成安成试点打造深圳《退出参考》的“上海样本”提供了很大的可能。

  笔者上月初在东方成安突发事件发生八个月之际曾经发文指出,“东方成安历经八个月自救求生希望犹存 未来任重道远考验各方智慧”。该文第三点主张指出,“重新建立各方制衡、充分保障投资人利益的管理层架构”。笔者进而指出,“不妨在证监部门的监督和指导下,东方成安现在查到怎么样了让两所充分的参与到集团层面的组织架构的搭建中来,形成监管部门、外部第三方独立审计机构监督指导,资产处置团队、融资端、投资人代表组成的相互监督制衡的管理层架构,让集团围绕基金的良性退出进行更加积极的努力,形成于证监、经侦密切配合的两条腿走路模式”。现在在对照深圳《退出参考》,笔者觉得以上的管理架构可以理解为清退组与投监会这两大退出参与主体的制衡监督机制,而投监会是充分代表“投资人大会”的常设机构,我们需要做的是通过相应的选举投票表决方式让相关参与主体获得法律上的认可。

  最近这段时间以来,笔者虽基本身处扬州,然而却时刻关注着广大投资人的动态,也一直在倾听者广大投资人的心声,尽可能的给他们进行一些答疑解惑,尽量来舒缓他们高度紧张的情绪和紧绷的神经,对于一些投资人因为私募基金的深度“套牢”给生活造成的困境非常感同身受,也一直在呼吁相关各方在不违反法律法规原则的前提下,尽可能出于人性化执法解决投资人群体的实际困难。笔者在上篇文章中即指出“两高”的一条司法解释,即“案发后案发后查封、扣押、冻结在案的诈骗财物及其孳息,权属明确的,应当发还被害人”。

  笔者认为该案目前在经侦部门立案侦查,不管今后进行怎样的定性,全国广大的投资人都是无辜的受害者,其出于支持国家化解不良资产行业危机、推进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号召而已合格投资人名义参与私募基金投资,于法于理都是站得住脚的,至少他们不应为私募基金管理人的道德风险以及监管的“一刀切”做法而“雪上加霜”,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很多的投资款躺在银行账户上而不能获得丝毫的分配,而被这“最后一根稻草”所压垮。最近不少的投资人也通过多个渠道在排查基金及集团的外流资产,接下来有望给经侦部门办案提供重要线索,我们相信只要经侦部门本着对投资人高度负责的态度确保资产正常处置变现,加大对外逃人员以及其他主要违法犯罪人员的追赃力度,广大投资人的利益是可以充分实现的。

  前不久,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了关于成立“上海市金融稳定协调联席会议制度”的通知,将上海市落实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领导小组、上海市打击非法金融活动领导小组、上海市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领导小组合并,建立上海市金融稳定协调联席会议制度,办公室设在上海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市金融工作局)。通知显示,上海市副市长吴清、龚道安为第一召集人,召集成员还包括上海市委政法委、市公安局、市司法局、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市高院、市检察院、市人行、市银保监局、市证监局等主要部门领导,笔者觉得这无疑为相关部门齐抓共管、有力化解区域性金融风险事件提供了组织保证。

  笔者觉得东方成安事件理应得到刚刚新组建的上海市金融稳定协调联席会议制度的关注和重视,事实上在今年3月份以后,就有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者自发的来到上海,向相关部门有礼有节的呈送或者邮递过相关的诉求,笔者就东方成安事件所发表的观点也得到了多个主流财经媒体的关注,也得到了全国广大投资人的普遍响应。

  国家最高层领导最近也反复指出,“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经济兴,金融兴;经济强,金融强。”最高层领导进而还指出:要做到“管住人、看住钱、扎牢制度防火墙”,这其实非常简明扼要、言简意赅的指出了相关监管部门面对突发风险事件的“抓手”。上海作为中国的金融中心,随着今年前不久的科创板的正式开启,上海在金融创新的道路上任重而道远,这无疑需要汲取各方的智慧,而私募基金行业的监管和创新无疑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方面。笔者期待着上海在创新金融监管方面,各方能够更加有所作为,以对广大人民群众利益高度负责的态度,以维护社会稳定大局的政治站位“守土有责、守土尽责”,切实维护地方金融稳定、化解区域金融风险事件,为即将到来的新中国的70华诞创造更加和谐的社会环境!

  (作者:胡顺中 守得理财创始人、民建扬州证券投资支部副主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